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官方网站  

Language

当前位置:  走进京交会 
“两分法”的成因
来源 :北京市国际服务贸易事务中心    发表时间:2012-08-30    浏览记录 : 23417

经济学把人类劳动的成果分为商品与服务,这就是所谓的商品与服务的"两分法"。形成"两分法"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概括起来主要有三个方面:经济与社会发展方面的历史成因;服务与商品的感性差异;人们对"服务"的歧视。

A. "两分法"的历史成因

现代产业经济理论认为,一个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主要取决于两项指标:一是该产业所吸纳的就业量在国民经济总就业量中的比率;二是该产业所提供的产品或产值在国民经济总产量或总产值中的比重。人们对服务业这两项指标的关注是20世纪以来才出现的事。20世纪30年代费希尔和克拉克提出经济增长阶段论和三次产业划分的观点之前,服务业的就业和产值都没能进入经济学研究的视野(第三章还要详细讨论这一问题)。从经济发展的产业结构和产业升级的角度看,传统古典经济学形成和发展的历史背景是农业经济社会向工业经济社会过渡的历史时期,工业及工业产品的经济作用和理论涵义也才刚刚体现出来,产业或交换意义上的服务在经济中的比重微乎其微,因此,在魁奈、斯密、李嘉图和萨伊等古典经济学的创立者和发展者的大脑中,很难产生"服务"与"商品"在经济学涵义上等同的观念,他们分析的焦点只能集中在农产品和工业产品的生产和交换等方面。其实,就是到了工业经济已高度发展的帕世纪末叶,古典经济理论关于经济结构及其产品关系的理解也只进展到两大部类的比例和协调,服务和服务业仍是被"遗忘"的角落。

从20世纪50年代起,服务业异军突起,开始成为现代经济发展的主导产业。不言而喻,正是经济结构的现实发展,d迫使人们重新思考商品与服务在经济学理论思维中彼此分裂的问题。

除了经济发展阶段限制的历史原因外,同"两分法"观念相关的历史演变还有两个方面值得注意:一是服务的提供由家庭、主仆、社团等非交易方式发展成社会化的市场交易方式;二是现代服务业产业结构的提升改变了服务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即由于知识、科技、管理的密集使用,服务和服务业在一国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往往反映该经济的现代化水平。

B. 服务与商品存在感性差异

这个问题在第一章已有论述。

C. 在理论研究中歧视服务,是导致"两分法"观念在经济学思维中根深蒂固的根本原因

服务的价值论认为,商品在经济学理论中具有相对独立的价值,而服务则没有这种价值,或者只有派生于商品生产过程的附属价值。

在价值论上对服务的歧视在古典经济学创立时就开始了,它根源于古典经济学对价值概念的规范。在斯密之前,经济思想中的价值概念是含混不清的。重商主义者认为,商业特别是对外贸易活动形成价值;重农学派则认为,工商业活动都不形成价值,只有农业劳动才产生价值。斯密在这个古典经济学的基础理论问题上作出了重大贡献,他把价值形成或价值创造的问题从各具体部门中提炼出来,认为一切生产过程都创造价值。这一观点不仅明确规范了价值概念,而且也标志着经济学古典范式的产生。价值只能在生产过程中形成,生产过程由土地、资本和劳动所组成,因而古典经济学的价值实体要么由三要素之一形成,要么由三要素共同形成。总体来说,古典经济学申居主流的是以斯密、李嘉图和马克思为代表的劳动价值论。

有了价值形成于生产过程且价值实体是劳动的观点,斯密自认为已经把握了使一个社会的财富尽可能快地增长的关键,即在一个社会所可能提供的总劳动量相对固定的情况下,将尽可能多的劳动量投入到生产过程之中。由此,斯密开始把劳动区分为生产性劳动和非生产性劳动,认为生产性劳动是同生产过程相结合的劳动,而非生产性劳动则不进入生产过程。更具体地说,斯密认为生产性劳动与非生产性劳动之间有三个主要的区别:第一,生产性劳动创造价值,而非生产性劳动不创造价值,因为生产性劳动是直接同资本交换的劳动,而非生产性劳动只是直接同收入交换的劳动;第二,生产性劳动生产实物形态的物质产品,而非生产性劳动则不实现在特殊物品或可卖的物品上,是非实物形态的,即生产性劳动的产品是有形的、固定的,而非生产性劳动的产品是无形的、随生随灭的;第三,生产性劳动是进入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生产部门的劳动,而非生产性劳动是耗费在商品流通、上层建筑以及生活和休闲服务部门的劳动。按照这种劳动"两分法"的观点,从事流通和服务劳动的人实际上是靠物质生产领域中所创造的财富来维持生活的。因此,斯密认为,一个国家“用以维持非生产性人手的部分越大,用以维持生产性人手的部分必愈少,从而次年生产物亦必愈小;反之,用以维持非生产性人手的部分愈小,用以维持生产性人手的部分必愈大,从而次年生产物亦必愈多。”斯密以后的古典经济学家大都承袭了斯密约有关生产性劳动和非生产性劳动的划分,以及前者形成价值后者不形成价值的观点,只是在具体划分标准和定义上有一些不同意见或修正。萨伊认为,不应该以能否生产出有形产品作为生产性劳动和非生产性劳动的界标,而要看是否能创造出客观效用,医生、音乐家、演员及仆人的劳动也能提供效用,故应看作是生产性劳动。马克思认为,斯密有形产品和无形产品的划分纯属多此一举,只需坚持生产性劳动创造价值,非生产性劳动不创造价值的论断就可以了。他指出,“从一般劳动过程的单纯观点出发,实现在产品中的劳动,更切近地说,实现在商品中的劳动,对我们就表现为生产劳动。但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出发则加上更切近的规定:生产劳动是直接增殖资本的劳动或直接生产剩余价值的劳动。”(2)显而易见,马克思只是在更加抽象的理论层次上肯定了斯密的生产性劳动创造价值,非生产性劳动不创造价值的观点;然而,以经验层次上,马克思界定两种劳动的具体标准则是模糊不清的。不过通过马克思的两大部类学说,或许可以推断出服务及服务业的劳动在马克思学说中的地位。

总之,古典经济学体系的建立和发展强烈地依赖着劳动(要素)价值学说和交换价值概念。由于生产性劳动同非生产性劳动的界分,商品无可争议地拥有同古典经济学逻辑体系相协调的价值基础,而服务则由于通常和非生产性劳动相联系,或被排斥在古典价值论逻辑之外,或作为"=物"附着于商品价值运动的逻辑体系,这便是商品与服务的经济学思维两分法的理论根源。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公园西里南区6号 | 邮编:100125
北京市国际服务贸易事务中心版权所有 | 京ICP备12034776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6749

微信服务号
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博
手机客户端